我的大桥梦

发布时间:2017-10-19 分享:

漫步在珠海之滨,沐浴着明媚的阳光,眺望矗立于海天之间的港珠澳大桥:东连香港,西衔澳门,贯通粤西,气势如虹,闪科学技术之光,壮民族之威。

在我幼时的模糊记忆里,港珠澳大桥亲切而又陌生。七年前,爸爸在我四岁生日后前往珠海,参与大桥建设。七年来,我逐渐感知大桥建设的点滴。

第一年暑假去珠海,海上岛屿俊秀多姿,轮船威武雄壮,鸟儿自由翱翔。爸爸跟我说海上要建设一座世纪大桥,一座让中国人骄傲的大桥。

第二年去珠海,乘船穿过伶仃洋来到香港,徜徉在维多利亚湾,沉浸在迪士尼乐园,感受东方之珠的漂亮,我知道大桥工程将连接香港、澳门和珠海。

第三年在珠海九州港附近的沙滩上,顺着爸爸的指向,我看到海中吊臂林立,船舶往来延绵数公里。

第四年我认识了爸爸的师傅林鸣,林爷爷是大桥工程的舵手,我经常在电视中看见他的身影。

第五年爸爸说工程遭遇困难,因此他很少回家,每次回家待上一两天就走。

第六年春节,我戴上安全帽到工地现场参观,看到建设中的沉管隧道和人工岛的模样。

一年又一年,伴随着大桥工程的进度,我也在茁壮成长。我喜欢思考问题,希翼了解大桥的奥秘。大桥的概念在我手中的玩具里,堆积的积木好像桥梁的基础;大桥的印象在我蹒跚的步伐中,身在桥都武汉,每当穿越长江、跨越天堑时我倍感自豪;大桥的希翼在我无尽的遐想里,从最初对爸爸回家的期盼到后来对大桥通车的希翼,从最初对大桥雄伟的感叹到对大桥技艺的惊叹。

海底隧道由一节节沉管拼装起来,沉管在预制厂生产加工。爸爸说沉管有灵性,钢筋是它的筋骨,混凝土是它的肌肉,你用心去施工,它就非常驯服,身上不会有裂缝;如果你不用心,激怒了它,它就会产生裂痕,沉管就会报废。

在沉管预制厂,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专家,亲切地跟我打招呼。爸爸告诉我,大桥工程采用全球最先进的技艺,现场有很多外籍专家,和中国工程师一起工作,大家互相帮助、互相研习。

工程技艺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 ”爸爸看出了我的疑惑:“中国的工程技艺非常利害,但技艺在高速发扬,只有持续研习,博采众长,才能永葆青春。 ”

我无法认识工程施工的困难,只知道爸爸很少回家,很少过一个安稳的假期。有一次,大家去庐山旅游,爸爸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返回珠海。有时妈妈希翼他能尽早回到武汉,爸爸说他有几千个同事在为大桥工作,大家都一样,谁都不能掉队。

在珠海的日子,大多时间是妈妈带我去海边沙滩,堆沙堆,挖水沟。累了,眺望远处持续延伸的大桥,从桥墩到桥面,由眼前的清晰到远处的线条,伴随着海鸟和夕阳。

我时常幻想做一个工程师,设计建设桥梁工程。爸爸的奔波劳累告诉我,现实留在手里的是琐碎繁复的片段,简单而真实,只有持之以恒,幻想才能成为现实。

(编辑系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名目员工彭晓鹏之女彭可)
相干链接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